A艺生活

【医疗生科】「变脸」?从最新案例谈脸部移植

(Credit: Paramount Pictures)还记得吴宇森执导,尼可拉斯凯吉与约翰屈伏塔执导的电影《变脸》(Face/Off)吗?里头主角与反派换脸好像换面具一样简单,真实世界倒底能不能这样换脸呢? 《变脸》是1997年的电影,当时人类医学界还没有过脸部移植的实例,所以《变脸》可说是一部科

A艺生活2020.06.12

【医疗生科】「变脸」?从最新案例谈脸部移植

Credit: Paramount Pictures

还记得吴宇森执导,尼可拉斯凯吉与约翰屈伏塔执导的电影《变脸》(Face/Off)吗?里头主角与反派换脸好像换面具一样简单,真实世界倒底能不能这样换脸呢?

《变脸》是1997年的电影,当时人类医学界还没有过脸部移植的实例,所以《变脸》可说是一部科幻电影。直到2005年,才有了全球第一次脸部移植手术,病人是一位法国女士,不幸遭她养的狗咬了脸,结果得做部分脸部移植。

美国的第一次脸部移植手术则迟至2011年,一位于2008年遭到严重电击意外而烧掉大半脸部的德州男子接受了脸部移植,恢复正常生活,今年与一位烧伤患者结婚,幸福快乐的结局。

「变脸」风险高 目前全球只有27例脸部移植手术

从脸部移植手术这幺晚才有,就知道「变脸」没有那幺简单,至今全球也不过只有27例脸部移植手术,其中有4人死亡。脸部移植的主要问题是,其他器官移植往往是不移植就会死,所以仅管手术有失败的风险还是不得不为之,但脸部移植却相反,通常病人不移植都没有生命危险,但是移植反而有可能会死在手术台上,或死于术后感染等併发症,这让不论医师或病人本身都会考虑再三。

【医疗生科】「变脸」?从最新案例谈脸部移植Credit: Brigham and Women’s Hospital

今年5月,人类才第一次为了避免病人的生命危险进行脸部移植,波兰一位33岁男子意外遭切石机撕掉大半脸部,紧急送医后,由于撕下来的脸部损毁太严重,无法贴合回去,相当接近脑部的地方暴露在外,医师判断直接重建无法良好覆盖,若因此造成脑部感染,会有生命危险,于是进行紧急脸部移植,从尸体捐赠者身上摘採脸部移植到他身上。这也是波兰的第一次脸部移植,手术花了27个小时,移植后目前病人状况稳定。

但是脸部移植可不是像《变脸》里拍的那样简单,为了怕移植后的脸被免疫系统排斥,要使用免疫抑制药物,一开始必须待在无菌室中,之后也需一辈子服用免疫抑制药物;移植后的脸一开始会肿翻天,就算消肿了以后,也不可能像两位演员戏中那样运动自如,而是要做一段时间的复健。

【医疗生科】「变脸」?从最新案例谈脸部移植Credit: Vall D’Hebron Hospital)

脸部移植的意义重大 

但脸部移植的意义可能比我们想像的还要重要。最近有一位美国脸部移植者发表了心路历程,他在1997年因为一次枪击意外打坏了整个下半脸,包括鼻子、牙齿与上下巴都不见了,失去这幺多组织,儘管经过基本的重建手术,还是成了一张怪脸,结果走到哪都遭到侧目。

受到身边的歧视压力,让他尝尽人间冷暖,染上药瘾,甚至曾想要自杀,去年,他接受了全脸移植重建手术,手术相当困难,时间长达36小时,术后他除了终于可以用口进食、练习说话以外,最棒的是他发现当他出门时,身边的人不再会一直盯着他看。

【医疗生科】「变脸」?从最新案例谈脸部移植

他表示,人们对待脸部损伤的病人,往往是会退缩、排斥,甚至是说坏话,不像对待不良于行坐轮椅的残障人士那样友善,全脸移植后,他总算能自在的在公共场所活动。

「变脸」去渗透犯罪组织在医学上恐怕是不可能实现,不过脸部移植对需要的人来说,却是意义相当重大的。

【医疗生科】「变脸」?从最新案例谈脸部移植

Credit: Brigham and Women’s Hospital

原始新闻: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