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生活的

细说那些主动降薪的「佛心」球星!

在7月3日Dirk Nowitzki,NBA比赛中的积极的领导者和现役上场时间,得分,罚球和防守篮板最多的球员,他以2年1000万美元的价格与达拉斯小牛队完成签约。与2017-2018赛季Nowitzki 2500万美元的球队选项薪资相比,他为达拉斯小牛队降薪的幅度是多幺巨大,往往未来的名人堂球员都

R生活的2020.07.29

在7月3日Dirk Nowitzki,NBA比赛中的积极的领导者和现役上场时间,得分,罚球和防守篮板最多的球员,他以2年1000万美元的价格与达拉斯小牛队完成签约。与2017-2018赛季Nowitzki 2500万美元的球队选项薪资相比,他为达拉斯小牛队降薪的幅度是多幺巨大,往往未来的名人堂球员都要佔用大量的薪资上限,但Nowitzki已经39岁了,在下个赛季他每场的上场时间会比这个赛季少的多(总的上场比赛的次数也会减少),他下赛季的场均得分会减少,而且每场比赛的投篮次数将会少于他新秀赛季以外的每一个赛季。

细说那些主动降薪的「佛心」球星!

Nowitzki可以很确定的说他已经老了,他已经和自己十年前拿到MVP那个赛季的竞技状态相去甚远。

即使这样,Nowitzki两年的工资还没有76人队在自由市场上签约的替补球员Amir Johnson一年赚的多。他将比Joe Ingles每年少赚800万美元(他在上赛季29岁得到了职业生涯最高的7.1分),甚至还没有Zach Randolph工资的一半,而Randolph已经和Nowitzki差不多老了,他每年也只比Justin Holiday多赚50万美元。但这个签约合约使他可以继续在NBA联盟中打球,而Nowitzki已经在他的职业生涯中拿了超过2亿5千万美元的薪水。也许有些人会质疑拿着80%的薪水生活在德克萨斯州併为一支乐透球队效力是否是一个明智的决定,但我想说Nowitzki是一个成年人他有权利去做自己爱做的事。

同样就像金州勇士队的Kevin Durant,球队从他的1千万美元的降薪中获益,他和Nowitzki可以做任何他们想做的事,但这不会赢得别人的尊敬。

一般认为Durant降薪的原因是Durant拿更少的钱留在勇士队而球队把他少拿的钱分给球队的其他队友通过这样来使球队实力更加强大地位更加稳固。出于对金州勇士队的信任,认为接下来这些签约会出现:Shaun Livingston和Andre Iguodala得到了涨薪,但是勇士队缺签约了Nick Young,NBA的愚蠢之神,勇士队用了520万美元把他从湖人队挖来。管理NBA的工资和交易至少可以说是非常複杂的。来看看Chris Paul从洛杉矶快艇队到休士顿火箭队交易后球队的改变。

不过总而言之,Durant的主动降薪并没有给Livingston和Iguodala涨薪的可行性,无论是从勇士队的薪资总体支出还是从他们的奢侈税法案来看这都使他们变得更加廉价。勇士队的拥有者,风险投资家Joe Lacob,能为Durant,Livingston和Iguodala的签约支付更多的奢侈税,但他选择不那幺做。(如果Durant不主动降薪那幺勇士队可能不能用球队的中产阶级的合约来签约Nick Young,但我不认为Nick Young的到来会让17-18赛季的勇士队变得更强。)

同时,达拉斯小牛队,在上个赛季的西区例行赛只拿到了11名,几乎可以确定他们在下个赛季无法进入季后赛,到目前为止他们没有在自由球员市场上捞到任何大鱼。这绝对不是Nowitzki的问题,无论如何;他的任务只是像一个老年人一样跑动着得分,而不是集合一群有竞争力的球员。

但是当Durant第一次签约勇士队时The Ringer的作家Danny Chau写到: 「Durant做出这个决定非常痛苦他永远是那个做出‘牺牲’的人,而不是球队的老闆。」

对于大规模的不公平的全球经济体制,Durant明年只能到手2500万美元而不是3450万对于他来说这不是杯水车薪。自古以来,人们都在抱怨运动员赚的钱是多幺多,但坦率的说,这些抱怨并非空穴来风。Durant是一个篮球巨星,在联盟中过去也得过MVP,刚刚过去的总冠军赛MVP,两届奥运金牌得主,四次例行赛得分王得主,并且还入选八次全明星。

无数人,包括我自己,喜欢看他在赛场上打篮球,虽然在娱乐大众方面他有巨大的价值,但他没法治癒病人,教会人们阅读,也没用履行任何我们所知道的和社会有关的职责。在某种程度上,夏洛特观察员的专栏作家Scott Fowler用嘲笑的语气谈起Stephen Curry (他所得到的回报根据LeBron James的篮球与劳动价值的论着来说太少了) 每年拿着相当于现在1000个学校老师的工资。我们可能会过的更好但前提是我们从Lacob或者Cuury那得到4000万美元并把它们用在教育事业上。

当然,这些决定不是Durant或者是Nowitzki做的。在主张平等的乌托邦,体育队伍会是一项公共事业,就像社会中的公园和图书馆一样,城市提供个市民精神和情感上的福利。现在的体育队伍大部分都是民间机构,而普通人会对自己的成功感到无比的自豪,要达到我们支持这个机构的程度,有时。尤其是当谈到工资谈判时。对个人取得成功的运动员是不利的。

球队拥有者为了城市荣誉不仅压榨球员还压榨球队球迷。城市荣誉感使我们支持 「达拉斯」 或者 「金州」 或是 「纽约,」 但球队拥有者,将向你收取11美元的啤酒费因为球队荣誉,他们会和你暗示这种关係,因为这有巨大的利润。这是反常的,但在一个社会里这是可以预测的所以政客们把这些重利的资本家称为「重商主义」(也可以称为与人民为敌)然后我们就会给他们投数以千万记的票。

毫无疑问,勇士队不是公共主义事业,而是一个重利的经济组织,所以他们的老闆Lacob说他们的盈利利润不会转移到消费者身上。就勇士队球票来说。 在旧金山湾区,对中产阶级球迷来说。他们比前一年2015-2016赛季多花费了69%在球票上。现在Durant进行了降薪,Lacob的球队2017-2018赛季的球票比今年的球票提升了16.9%的价格。无论是Durant降薪了1000万美元,还是Nowitzki降薪了2000万美元,这都意味着Lacob和小牛队的老闆Mark Cuban将要在球队上花更少的钱。

所以对我们来说,球迷,市民和呢些买了球票和球衣以及高价热狗的人,我们所花的钱都在资质球馆的建设,而不会拿到金钱的回报,无论是支付球迷现金还是城市的公园和图书馆建设或是支付高阶教师现金的方式 。 这是世界无产阶级革命者们做事的方式。这不是Durant也不是Nowitzki,他们只是让篮球运动更吸引人,也不是球队老闆,他们的任务是把百万美元变成千万美元然后装进自己的口袋。

如果没有球员,球队老闆就没有为他们赚钱的工具。如果没有球队老闆,球员们将不得不自己来组织比赛并进行比赛,这可能不会得到超过那些球队老闆们50%的收入。我喜欢看Durant和Nowitzki打球,但我不知道,在球员们拥有的联赛,老闆们的职责是什幺,不能用更低的成本而是用其他更有效的方式。 同时,Lacob是一个风险投资家。

Cuban是一个把网路泡沫变成现实的人。Cuban有时改变自己老闆的身份变成一个随意的人,而Lacob和奥布莱恩杯有一种奇妙的关係,但他们都算比较善良的球队老闆。就像Durant和Nowitzki不能治好病人的病,然而,Lacob和Cuban同样也不能让你微笑 。除非你是一个创智赢家节目的粉丝或是给一个3D矫正牙齿公司投过钱。

这比快艇的老闆Steve Ballmer所做的多的多,作为微软的前任CEO他创造了Web的初始浏览器Internet Explore,即使它不能好好的工作有时。 一些NBA球队老闆,像湖人队的Jeanie Buss和尼克队的James Dolan,给他们价值数十亿美元的球场做的贡献可能还没有给自己的家庭做的多。

其他NBA球队老闆在积极运作,经常是把活在水生火热的劳动人民的钱赚的自己的口袋里。公鹿老闆Wes Edens是一个「準一流富豪」如果你看过纽约时报 或是「準一流贷款之王」 如果你看过华尔街时报。火箭队老闆Leslie Alexander拥有一个以盈利为目的学生贷款公司的股份。Richard DeVos,奥兰多魔术队90多岁的老闆,他创造了一个金字塔计划,并资助了反对LGBT权利的组织。Dan Gilbert,印刷大王也是克里夫兰骑士队的拥有者。上一次看到他是他做了一个愚蠢的决定想要让没有任何经验的Chauncey Billups做他的球队经理,然后向电视评论员虚报低价开始自己的演出 。走进他家乡底特律那白色的房子,承诺减轻他公司的衰退,加速贷款,有助于创造工作岗位。

而球员们也不是都不可指责的。他们中的许多人,最值得注意就是Michael Jordan,他在自己退休后买下了夏洛特黄蜂队,他视自己为大亨,而不是一个劳动者。换句话说,他们把成为球队老闆当做目标,而不是保持和普通人一样。在球员工会主席Chris Paul的领导下,球员工会规定球员应该为了获得符合自己的合约而与老闆们争斗(尤其是对那些超级巨星和他们的球队)而不是用谈判资本去追寻其他别的东西,如废除草案或成为受限制的自由球员,甚至是得到更高百分比的收入,对工会最贫困的成员来说,这将是一个更大的利益。甚至在工人中,有钱人也剥削穷人。

毕竟,Durant和Nowitzki可以要求得到他们应得的利益。特别是Nowitzki,作为一个非常受欢迎的人这是在践踏球员努力的汗水,罕见的可以在公关战争中击败伤人感情的Cuban赢得胜利。

也许Nowitzki已经和小牛队就接下来自己的职业生涯达成了某种协议,但一个总经理助理的闲职角色不可能得到每年1000万美元的工资 。即使整个合约的签约没有薪资上限的限制。但毫无疑问,最近硅谷在接近和帮助Durant希望他有一天能成为网路与商业领袖,虽然现在已经是在私人飞机上就能进行电视会议的时代了,但体育运动的地位仍然很低。毕竟,当Durant在奥克拉荷马雷霆队时是一个全民偶像。虽然说Durant和Nowitzki可以通过代言赚回很多钱,Nowitzki不喜欢去签约代言,除了和Nike的合约,不管Durant可以通过代言赚多少钱。为什幺他不签更多的代言却能和Durant得到球迷同样的支持?

但是,对于超级有钱的篮球运动员损失几百万美元并不是什幺大事。

在今天的美国劳工文化中,被要求付出劳动价值的人经常被描述成「没有团队精神」,而这对于一个团队运动员来说这是一个严重的错误。运动员的不但要进行比赛,还要服从那些有权利的人仅仅因为他们的权利,不管他们是否表现出同样的尊重作为回报。当Durant或Nowitzki他们自己都身价数亿美元。 他们被权力所迷惑,但这不是什幺大买卖。但是教训是球员与老闆的关係从朋友转为劳工与僱主。 而你的老闆最后一次用「团队合作」这个词是什幺时候?你为什幺要为你的老闆牺牲自己的利益?

最后说一句,我宁愿给球员100万美元也不想做球队老闆。除非你想剥削家庭主妇或是让大学生背上债务背井离乡,然后你就能成为球员老闆。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